环游世界:艺术之旅穿越普罗旺斯三重门

发布时间:2020-06-07

 

  【点睛】这里是传说中上帝留给自己的伊甸园所有人类的精华—历史、文化、艺术都在这里群星璀璨穿过一片紫色的薰衣草花海三个小城:阿维尼翁、艾克斯、阿尔是了解普罗旺斯的三重门走过它们,你就走过了一个真实的普罗旺斯!

  

 

  一重门教皇的阿维尼翁

≤  沃克吕斯的首府阿维尼翁曾经住过7个教皇︴,这里的教皇宫和接连不断的城⿲墙∞是∏游人必看的项目。到的时候,天已擦黑。远远的,前方出现一个像舞台♡童话剧布景Д一样的小城,矮℡矮的锯齿状的城墙、每隔一段就有一个小小的城楼、城门含蓄而小巧,笼罩在一片柔黄的灯光下,在周围的夜色中孑然屹立,像童话故事一样不真实≈。火车站的出口正对着城墙的南大门,高大的梧桐树构成了由此进入☎城中心的林阴道。9 月的夜晚,树梢在风中吹着口哨,暖黄的街灯透过水汽温柔地抚摸着行人的脸。这个古│┃老的童话般的小城正在雨后轻轻地睡去。

  天刚亮就爬起来。教皇宫沐浴在早晨潮湿而д清新的▧空气中,静悄悄的没有游人。碎石铺成的广场空旷而安详,我们坐在广场的地上,饶有兴趣⌒地看着城市一点一点慢慢地醒来。听Ⅷ说在夏天的旅游旺季里,每天这里都会有很多私人乐队前来轮流举办演出$,一整天广场上都坐满了听音乐的游客,不少年轻人还会随乐曲欢快起舞。正想着,一队早到的游客じ睡眼惺忪▔地站在门口等着进去参观,看着我们两个“孤独Ё”的旅人无所事事地坐在广场上托Ⅳ着下巴“冥想”,都惊奇地睁大了眼睛。因为从书中读‖到亨利·詹姆斯所写的教皇宫&mdash▷;“虽然建筑体量依旧,但细ㄨ节早已荡然无存,后加修补的痕迹过于明显”,所以我们放弃了买票参观,而是直接蹿上了教皇宫前的御花园。花园不大,有些人造的喷泉和水池,树〡阴下凌乱的咖啡座家具随便地堆着,显然还没开★∪张。

  

 

  走到尽端,便是罗讷河了,它从日内瓦湖一路流淌穿⊙越法国东南部直到地中海。浩浩荡荡的河面在眼前转了一个弯,河水急急地打着旋涡,在早晨并不强烈的阳光下反射着细细的波。阿维尼翁就是被这条河一分为二:河南边的一半是教皇居住的教堂城,河北边是当时贵族们居住的地方。原来河上有一座石桥将两岸连接,石桥修建得很奇怪,靠近教堂城的这一半的桥面∑要比另一半宽,据说是因为当时经费不足的缘故,以至于后来的大洪水将石桥窄≤的那一半给冲⊙塌了。再后来新上任的教皇另辟新城,从此阿维尼翁的断桥就成为此城的一个著名景点。法国孩子都会唱关于它的儿歌:“在阿维尼翁的桥上,让′我们í跳舞■,在阿维尼翁的桥上,让我们围着圆圈跳舞??Ⅶ”

  ◙这个可以跳舞的断桥可☆比杭州┏的断桥大多了,在宽宽的河中心戛然而止。桥头的亭子静静伫立,400多年来就这样和另一端阿维尼翁新城的塔楼没有结果地互相守望。太阳一会儿露出云〖端照得桥体金光灿灿,一会儿又躲进云堆,玩弄着光与影的游戏。我们嗅着夹着μ青草味的雨后的空气,眼前是仿若浮在空中的城堡与村庄,一时间有些“此身不知何处”了。走下阴暗的?A望塔的旋转〤楼梯⊕,一出来便是城墙边。城墙外是拥挤的停车场,停满』团队的大客车。曾经的教皇已作了古▅▆,城墙内是纷乱的砖瓦墙根,而那看似废弃的老楼里依然住着当地的居民,一代一代,繁衍生息。阿维尼翁虽然不够规模,但总是能让人发“思古之幽情”。就连周围的景观,也一个个悠古、►空灵,比着赛着地引人遐思。从阿维Щ尼翁驾车过不了多久就进入了图卢斯的领主12 世纪所建的山≒顶村庄─Haute Ville。

∠  入口的一块参天巨石是天然屏障,让人绝不会想到里面别有洞天:碎石铺成的小巷两侧站着古老的房屋,黑洞洞的木窗后有神秘的叹息??那样静,连云层的每一次流动都能让你听出风的声音。山顶的青藤古蔓间矗立着那座历经沧桑几易№其主的城堡废墟,很★悲壮地在风中长啸,周围的野草▕疯长到半人高,瑟瑟地发抖。眼前会凭空浮现出很多旧时场景:多年前,城堡被围。城外士兵人倦马困,城内居民依然高台端坐,把酒谈笑??想一想,很符合阿维尼翁的风格。